28部门联合惩戒“医闹”:出拳犀利,落拳更要有力

10月17日凌晨3:30,昆明医科大学附属口腔医院医生邹新春合上电脑,终于松了一口气。16日傍晚,国家发展改革委网站发布通知披露,国家发展改革委、人民银行、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等28部门联合签署了《关于对严重危害正常医疗秩序的失信行为责任人实施联合惩戒合作备忘录》。消息一出,微信朋友圈、微博一片沸腾。邹新春连夜将备忘录的内容做成了“一图读懂”。“暴力伤医,首先得计算后果。我觉得,这个信号非常有必要传递出去,这对营造良好的医疗环境有作用,全社会齐抓共管,全民才会有敬畏意识。所以,值得熬夜加班。”邹新春说。

“这算是对医闹的一记重拳”

不能坐高铁、不能成为公务员、没机会当“道德模范”“劳动模范”、不能享受投资等领域优惠政策等接地气的条款让大家直呼过瘾,有人表示“这算是对医闹的一记重拳”。在复旦大学教授罗力看来,大数据时代的道德约束机制,保护患者正当权益的同时,也能遏制患者过度反应。预期暴力伤医可有一定缓解,不过真正有效还是要靠法律严厉制裁。

多年来一直呼吁打击医闹的全国政协委员凌峰在微信朋友圈抑制不住兴奋:“大快人心,这是真正遏制医闹、保持医院良好秩序的有力保障!国家出重拳整治医闹了!” 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心血管外科副教授孙宏涛说,以前是几个部门打击号贩子,这次28各部门联合惩戒倒卖号源,力度更强了。”不过,也有医生表示,联合惩戒力度还远远不够,必须及时修法,让倒卖医院号源者入刑,增强法律威慑力,提高“黄牛”违法成本。

听其言,更要观其行。这是众多受访者的心声。

“非法携带枪支、弹药、管制器具或危险物品进入医疗机构,这本身就是违法行为,所以,到底是失信还是违法,可能需要一个清晰的界定。”孙宏涛说,其实我们要求也不高,违法行为严格依照法律处理就行了。不能因为暴力事件发生场所是医院,就另眼相看。医院是公共场所,针对公共场所的法律法规都应该使用。“我们并不要求另外制定什么规定,只要把原来的法律执行到位就行了。”孙宏涛说。

“相关标准还需要细化,只有具体才有落地性、公平性和指引作用。比如,哪些情况算是扰乱医疗秩序,几人算聚众?等等。公安部门更有判案的经验,对于这样的纳入标准制定会更有经验。”邹新春说,如果没有一个清晰明确的纳入标准,全国各地只看现在列出来的几个条框,就很难落地。另外,在考虑一些特殊人群外,暴力伤医的严重程度也应该分级。“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些惩戒措施,对有些人其实没有多少价值,因为他们根本就够不到。”

保护信任的机制要建立起来

“备忘录给出了很多治表的措施,真正治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台州恩泽医疗中心(集团)中心主任陈海啸直言,医患之间缺乏信任的情况仍然不乐观,很多人对生老病死的认识、对健康的向往比较贪婪。另外,医疗过程中,商业化的味道太浓,大家觉得看病就像交易一样,把就医行为看成消费行为,认为“我花了钱,就应该得到相应的结果。”如此一来,医患之间的信任越来越淡。

逐利是破坏医患信任的致命性元素。这是众多受访者认为医患不信任的重要原因。据了解,目前财政补偿占公立医院的比重不足10%,公立医院需要自谋出路,逐利行为慢慢生成。尽管,国家财政投入逐年增加,相关部门也出台了各项整治措施,但是逐利机制并不没有完全消除。对此,陈海啸表示,下一步不仅要让广大民众意识到生病是不可避免的,正如有个笑话所言“人生就是排队进火葬场,而医生的作用就是防止有人插队。”同时,医疗机构、医务人员要逐步扭转个别逐利行为,让公益的机制真正建立起来。

“利润是破坏信任的信号,因此国外很多医疗机构都是非营利性的。”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社会保障研究室主任陈秋霖说,任何制度的设计都应该致力于医患信任关系的建立,要不然就不是好制度。因此,他不同意有人关于医闹者限制医保报销的提意,认为建立伤医者黑名单制度有必要,但要明确黑名单的用途是什么。在他看来,黑名单不能直接针对医疗服务,也不能由医疗方来实施。因为这既涉及社会伦理,即不能因为有过错就见死不救;也关系到医患关系本身,如果医疗方执行黑名单只会进一步破坏医患信任。

陈海啸表示,国外也有医闹,只不过表现方式不太一样。当患者在医疗机构遇到的问题时,大多数人会通过投诉、找律师来解决。而且国外的保险机制比较健全,出了问题,大部分患者首先要找的是保险公司,而不是直接找医生,他们对医生的信任程度很高。陈海啸建议,医疗系统可以借鉴航空意外保险的理念。由政府、医院、医疗卫生企业、病人等方面共同出资组建一个医疗意外风险保障基金,在发生医疗纠纷时可以让病人得到及时的赔偿,进一步提高病人权益的保护,同时也大大缓解了医患间的紧张关系。还有专家表示,医生的医德也需要提高,不给医闹者任何行凶的理由,这样,整个环境才会更和谐。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