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科医生:累并快乐着的“心灵捕手”

提起精神科医生,你是不是觉得特别“恐怖”?

 

是不是担心,你就算不说话,他早已把你的心思看得透彻心扉;

 

会不会觉得,他会像汉尼拔一样,不动声色地把你变成深夜美餐;

 

或者像TVB剧《仁心解码》,高医生接触的不是毒枭就是命案;

 

甚至你怀疑,他们接触患者久了,是不是也负能量满满神神叨叨呢?

 

 

其实,精神科与内科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一般工作流程是:

 

交班、查房、开医嘱、收病人、写病历、写病程、办出院,也要科研和教学。但和综合医院不同的是,精神科的医生们需要通过每天与患者的沟通交流,来判断病情变化。

 

一名优秀的精神科医生需要极高的综合素质,良好的沟通能力、理解能力、随机应变能力、敏锐地观察力、独立思考能力、人道主义等等。

 

精神科医生是不是很轻松呢?

 

对大部分的市级精神卫生中心来说,患者数量确实不多,一个病房里面一个人一个月最多收几个患者。

 

如果不收患者的话,一般能在 11 点前把全天的事情做完,所以基本上都能按时下班。如果有夜班的话,也不用担心,主要是处理一些睡眠不好的患者,基本上能安稳地睡到天亮。

 

但是,精神科医生看似「清闲」。但其实,他们也有「独特」的烦恼。

 

 

如果说精神病人是这个社会里边缘人群,那么精神科医生在医疗体系中也是对等的弱势群体。他们职业生涯与同行相比枯燥而充满风险,备受偏见,多获得的,是千奇百怪的病人和他们身后的社会万象。

 

 

饱受歧视

 

当别人知道自己是一名精神科医生时,往往会受到一些异样的目光,一些不了解情况的大众,甚至会刻意和精神科医生拉开距离,好像和精神科医生待在一起,就会让人误会自己精神不正常似的。

 

这种歧视不仅仅存在外部,在医院内,有时候精神科医生去其他科会诊时,也会遭到其他科室医生的调侃。

 

所以做一名精神科医生,首先需要经受得住歧视。不过大多数精神科医生在选择这个职业时,基本上都已经考虑过这个问题了,所以对此问题都比较淡然。

 

 

身边的风险

 

精神科应该是所有科室中风险最高的一个,因为服务对象都是精神障碍患者,有的病人行为不能自控,医务人员要承受被攻击、被伤害的风险。挨打是常有的事儿,几乎所有的精神科医生都被患者打过或吐过唾沫。

 

2009年3月,北京怀柔精神病专科医院安佳医院三病区主任杨仕全,被自己治疗的精神病人杀死在办公室里。凶手是一名狂躁型精神病人,总是扬言杀人,经常玩弄刀具,医院对其诊断为偏执型人格障碍。这也是北京首例医生被病人有预谋杀害的事件。

 

而由于精神病人有免予刑事追责的可能性,所以只能不断提醒自己注意安全。

 

 

 

成就感低

 

精神科精神疾病的复发的比例非常高,这也使得身为精神科医生的我们,成就感非常低。

 

以抑郁症为例,在抑郁症临床痊愈后,有 21%~37% 的患者在 1 年内会复发,15 年后这一比例为 85%。

 

看到自己曾痊愈的患者,一次又一次的来住院,那挫败感实在是太让人难受了,更别提有的患者因自杀而死亡了。

 

作为一名精神科医生的体验就是:钱少事少歧视多,成就感低风险高。

 

 

穷医生

 

精神科可以说是综合医院里的边缘科室,主要原因不外乎是不能给医院创收。

 

政府对医院的投入基本全部用在基础建设上,医院的创收主要依靠医疗设备收费和医生开药,但对于精神科医生而言,治疗精神病患者所需要的诊断和治疗工具并不多,作为患者精神痛苦的间接感受者、行为异常的直接观察者,精神科医生的主要方式是交谈与倾听来发现患者不同寻常的变化。

 

但是,相应的门诊费和院内心理治疗费用却极其廉价...

 

开药数量很少,设备使用的次数更少,不能给医院创收,直接导致精神科医生的收入普遍偏低。高风险与低收入的现实,让精神科的医护人才严重流失,与数量庞大的精神疾病患者比例失衡。

 

 

 

人才匮乏 

 

待遇低、风险高、社会认可度差。这些因素更直接导致了高校内精神卫生专业“遇冷”。

 

而与之对应的现实是:我国严重精神障碍的患者数量逐年增加,而具有执业资质的精神科医生却非常匮乏。精神卫生事业一路走得非常艰难。

 

据国家卫计委2015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现有精神科医生2万多名,还有2/3的县区没有精神科医生;我国平均每10万人才有1.49名精神科医生,与国际平均10万人拥有精神科医生3.96人相比,我国精神医学人才严重不足,甚至低于部分发展中国家。如以欧美国家人均现有精神病专业医生的比例计算,我国精神病专业医生应有200—300万人。

 

治疗精神疾病患者,需要医生护士、心理治疗师、康复训练师和社会工作者的帮助,是一个系统长效的机制,但在医护人员难以满足的现状下,只能进行基础治疗,不仅不利于病人康复,如果病人越积越多,对医护人员也形成新的压力。

 

 

 精神科医生的无奈 

 

疾病带来的经济压力。

 

精神科的疾病,我们很少用痊愈来作为治疗结局,因为精神疾病复发的比例很高,一旦反复发作,一般都需要终身服药。

 

对于一般的家庭而言,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在农村,因无力支付药费而停药的情况并不少见,导致有的患者被家属戴上枷锁,或流浪街头自生自灭。

 

当看到患者因无力支付而错失治疗的机会时,身为医生,心中难免有很多的无奈。

 

 

疾病带来的歧视。

 

在精神科的病房里,有的患者住院长达几十年一点都不奇怪。

 

有些患者是因为病情反复,但有的患者,即使病情早已缓解,家属依然不肯将患者接到家中,导致患者有家归不得。

 

最终,他们曾最害怕的人(医生和护士),却成了他们最亲近的人,他们曾最亲近的人(家人),反倒成了最陌生的人。究其原因,就是因精神疾病所带来的社会歧视,导致患者难以融入社会。

 

精神病患者是孤独的,他们难以走出自己的世界,身为精神科医生,我们能做的,是默默陪伴,让他们感到自己仍有人牵挂和守护。

 

 
 
 

本文转载自: 医客

资料来源:知乎、丁香园《在精神病医院工作,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转载仅作分享学习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