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估抑郁症,你可能会犯的 5 个错误
临床工作中,对于抑郁症的评估你有哪些心得?是否掉到过坑里?今天笔者就自己遇到的几种情况和大家一起探讨下这个问题,欢迎大家分享更多自己的临床体会。

 

错误一:患者的心境仅有抑郁

 

其实,对于抑郁症患者,他们的心境除了典型的抑郁之外,还有易激惹,尤其是儿童和青少年这类特殊人群。 

 

当患者的心境是易激惹时,下面的两个问题,有助于我们去筛查易激惹的症状。 

 

1. 在过去几周里面,你是否一直向他人发脾气?

 

2. 你是否经常会和其他人进行争辩或者勃然大怒?

 

此外,易激惹也有可能是躁狂发作的症状,下面的表格有利于我们去鉴别两者之间易激惹的差别:
 
 
错误二:食欲、体重增多,睡眠过多不是抑郁症表现

 

虽然抑郁症的典型症状是食欲、体重以及睡眠减少,但对于一些的患者而言,他们可以存在显著的体重、食欲增加,或睡眠过多。

 

错误三:忽视了食欲、体重、睡眠之间的关系

 

我们在现病史、精神检查以及病程中,经常会提及到患者的食欲、体重、睡眠的变化,除了监测药物的不良反应、发现复燃的苗头之外,三者还有哪些用途呢?

 

抑郁症患者在食欲和体重上的特点:抑郁症发作期间是保持一致的(在同一患者的身上,从一次发作到另外一次发作,体重和食欲的改变都是朝着同一个方向)。

 

若患者一直体胖,突然之间体重下降了,那么需要考虑合并其他因素,如躯体疾病。 

 

对于患者的食欲,询问一般不是直接询问患者的食欲如何,应该包括:食欲、有关食物的选择以及摄入量。

 

此外,还有 5% 以上的抑郁症患者可能符合一种进食障碍的共病诊断,对于患者体重的判断会造成干扰。

 

 

 

错误四:评估自杀方面草草了事

 

对于自杀,往往是一个让患者感到不舒服的话题,但是对于抑郁症的评估,却是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对于自杀的评估,并不是简单问患者一句:「你有过自杀吗?」,得到肯定答案后的戛然而止。

 

那应该怎么去评估患者的自杀呢? 

 

对于可能存在自杀观念的患者,需要评估以下 3 个问题: 

 

问题 1:你认为生命有价值吗?(这是探明患者的求生欲望或无望感)

 

问题 2:你一直考虑伤害自己吗?或者是已经伤害过自己?(许多患者想伤害自己,但是却不想死)

 

问题 3:你一直在想死吗?(许多重性抑郁症患者,都有死亡的先占观念,但可能不会考虑去结束自己的生命) 

 

若确定患者存在自杀观念,应询问以下 3 个问题:

 

问题 1:你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有多长时间了?/ 你是每天都在想自杀吗,还是每周想几次?(评估患者是否经常考虑自杀问题)

 

问题 2:你有做过自杀计划吗?若没有自杀成功,还有其他自杀计划吗?(询问自杀计划的细节 + 询问自杀的替代计划)

 

问题 3:你自杀的计划实施得怎么样了?(评估自杀的进程)

 

问题 4:当自杀的意愿越来越强的时候,你是怎么抵抗的?(他们如何发现这种想法,防止患者自杀的因素是什么?

 

 

错误五:患者所陈述的抑郁症状少且不严重,难道他 / 她说的就是事实?

 

对于一些抑郁症患者而言,承认他们有病,莫过于承认自己疯了一般。所以,为了不让自己诊断为抑郁症,他们有时说的话,并不可信。
 
也就是说,患者对于他们的症状,可能会尽量合理化,或者他们陈述的抑郁症状少且不严重。

 

患者表现为愿意配合访谈,对于回答也很详尽,但认可一半或让其症状的负面影响最小化(缩小症状),并对这些症状做出合理的解释(症状合理化)。

 

比如,患者自述我一直睡不好觉,但是也没啥。比如你作为一名医生,要是晚上忙到两点半,你肯定也睡不好。

 

解决方法:

 

1. 很多患者害怕被扣上抑郁症的帽子,所以他们尽可能使抑郁症状合理化,尽量让患者知道,得了抑郁症并不可耻,就好像心灵得了感冒一样。

 

2. 询问患者的父母、配偶、同事、朋友,采集附属信息,鉴别患者的症状是否如他们所说。 

 

3. 保持非判断性的姿态,鼓励患者描述一些客观的细节。如对于患者睡眠方面的评估,一旦患者存在最小化或合理化的倾向时,尽量让患者说出睡眠的质量、数量和稳定性。

 

通常而言,作为医生,不要挑战患者他们合理化的理论,而是要求他们提供具体的细节,随后再给予患者一些时间进行解释,这样可以使评估进行得更为顺利,也能缓解患者在访谈期间说出合理化理论的紧迫感。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