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幻听”的一封信
我是一名初中生,也是一名抑郁症患者,在没得这个病之前我从来都不觉得“幻听”会和我有什么关系,直到四个月前这莫名其妙的声音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出现在了我的生命里。那种声音有时候像是在撕塑料袋,有时候像是在穿着高跟鞋走路,有时候又像是在爬楼梯,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这种声音,甚至我都分不清楚它到底是什么,但四个月来它却从未消失过,直到有一天我因为这个声音而吞药自杀。

 

吞药自杀显然没有成功,因为我很快就被父母发现带到了医院进行洗胃,医生说还好来的及时,保住了自己的性命。可我却苦笑着想又要被这种声音折磨了。后来父母带我去精神心理门诊治疗,医生说我得了抑郁症,给我开了一些抑郁相关的药物,并把我支出去,偷偷告诉妈妈说这个药物非常厉害,一定让妈妈把药藏好,我在门外偷偷听到了这些话语,每次妈妈在给我吃药的时候我便伺机窥探药物放在哪里,好为我下次自杀做好准备。清晰地记得在第二次服药自杀时的情景,那天我和妈妈,弟弟很开心的在聊天,等妈妈出门去买菜之后我便立马开始找药并将其一次性服下,让我没想到的是妈妈那么快就回来了,而我被再一次送去洗胃并且开始住院治疗。
 
住院治疗期间那个声音从未消失过,并且总是让我心神难安,后来护士姐姐开始找我聊天,慢慢的我们聊到了“幻听”这个词,聊到了这个一直困扰我的声音,在护士姐姐的帮助下我给“幻听”写了这样一封信,内容如下:

 

亲爱的幻听,你好!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你选中我,让你出现在我的生命中,我也不清楚你到底是什么,到底为什么要到我的生命中来。但不管怎样,我都想跟你说,你能不能不要出现在我的生命里,不要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因为你的出现让我心神不安,让我难以入眠,让我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我知道你也有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如果你一定要出现我的生命里,那么能不能请你不要伤害我、不要吓我、不要影响我睡觉。你能不能鼓励我让我好好读书,让我好好生活,因为我想考厦门大学,想去外面走走,想看看更大的世界。如果你非要和我在一起的话,我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能成为伙伴,能够互相陪伴,互相成长,我希望在我看世界的同时,你也在看。
 
 
幻听(auditory hallucination):是一种虚幻的听觉,即患者听到了并不存在的声音。幻听是精神科临床最常见的幻觉,患者听到的声音可以是单调的,也可以是复杂的,可以是言语性的,如评论、赞扬、辱骂、斥责或命令等,也可以是非言语性的,如机器轰鸣声、流水声、鸟叫声等。其中言语性幻听最常见,幻听的声音可以直接与患者对话,也可以是患者作为第三者听到他人的对话。幻听的内容通常与患者有关且常对患者不利,患者常为之苦恼和不安,并可产生自言自语、对空谩骂、拒饮拒食、自杀自伤等。
 

幻听的有效应对措施

 

 

1、发出哼哼声:发出哼哼声的方法的理论依据是,不出声的活动(喉部肌肉的轻微运动)与幻听体验之间存在着因果关系,轻轻的哼哼声可以使部分患者的幻听减少,因此,值得一试。
 
2、增加社交活动:与他人聊天,给亲朋好友打电话等。
 
3、分散注意力:看电视、听音乐、读书、画画、数数、唱歌等。
 
4、增加活动:散步、打球、做运动等。
 
5、自我暗示: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的”。
 
6、无声的自言自语。幻听的不良应对措施
 

听的不良应对措施

 

 

1、气愤的命令声音“走开”或“别吵”,这可能对减轻幻听毫无作用,反而会加重幻听。
 
2、睡觉通常也是一种无效的应对方法。
 
3、孤僻独处,也是一种不良的应对措施。
 
4、酒精或物质滥用会加重症状。
 
5、自杀或自残是一种极端和不可逆转的不良应对措施。
 
我们要谨记:
 
不要挑战患者的幻听,不要否认患者的幻听,更不要嘲笑患者的幻听。否则,我们很可能会失去患者的信任,导致患者不再与我们交流,严重的时候,还会引来患者对我们的敌对或攻击。作为医护人员,我们要有良好的沟通交流技巧,适时表达共情,体会并理解患者的感受,支持并鼓励患者采取积极的方式去应对幻听;作为家属,如果做不到理解,也请你不要责怪,给他们多一点陪伴、多一点倾听、多一点支持。
 
 

参考文献:

郝伟,于欣,精神病学第7版,人民卫生出版社,2013.03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