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你 Get 一种早期识别痴呆的新工具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最新数据,目前全世界大约有 5000 万痴呆患者,每年新增病例为 1000 万。60 岁及以上人口中痴呆患者的比例为 5%-8%,痴呆患者总数到 2030 年将达 8200 万,到 2050 年将达 1.52 亿。
痴呆作为一种慢性进行性脑综合征,最常见的类型是阿尔茨海默病,占痴呆的60%-70%,其它类型包括血管性痴呆、路易体痴呆和额颞叶痴呆等。痴呆患者,特别是阿尔茨海默病和血管性痴呆,往往都伴有焦虑和抑郁症状,而众所周知,痴呆患者的认知功能较正常老年人衰退显著,会影响到记忆、思考、定向、理解、计算、学习、语言和判断能力等方方面面。
临床上我们常常将老年患者的认知功能障碍与痴呆联系起来,对有患焦虑和抑郁障碍的老年患者的认知功能损害认识不足。这与目前老年情感障碍与痴呆的病理区分不清有关,为此,来自英国剑桥大学精神病学研究所的 George Savulich 教授在 2019 年 4 月的《英国精神病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述评。
George Savulich 教授首先通过文献回顾,介绍了目前关于老年患者中焦虑和抑郁障碍与痴呆的认知功能的研究近况。其次,介绍了一种剑桥大学开发的早期识别工具,最后提出了针对性的非药物干预。
一、研究近况
2019 年发表的一项最新荟萃分析报告显示,焦虑可以作为阿尔茨海默病和血管性痴呆的预测因子,并提出通过治疗早期焦虑对痴呆早期 轻度认知障碍(MCI )起到潜在缓解作用。另外一项以社区群体为样本的研究,结果显示相当一部分患有 MCI 的老年人处于阿尔茨海默病的前驱期,但同时还患有抑郁障碍。患有 MCI 和抑郁障碍的老年人患阿尔茨海默病的风险是正常人的两倍多,脑萎缩率明显增加,但这是否说明抑郁障碍会带来额外的风险,还是作为一种更严重的、进展迅速的 MCI 的标志,还有待进一步的研究。
早于痴呆 10 年出现的抑郁障碍可能是一个更明显的风险因素,因为其对神经递质系统会产生长期的影响,并可能改变包括海马体在内的大脑结构。相反,近期新出现的伴认知功能损害的抑郁障碍,可能不是阿尔茨海默病的直接危险因素,而仅仅是反映了大脑情绪控制区域的早期退行性改变。
二、早期识别工具
现在有许多试图对早期出现的神经认知症状进行识别和分类的方法,例如,明确多病因或单病因而进行的神经精神症状群集和验证性因素分析,对涉及神经退化病理生理学和预测基因型分析的递质系统进行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 (PET) 成像等,但这些方法目前仍需要更大样本量的研究证据支撑。
剑桥大学开发了一种非言语的、对依赖海马体的学习和记忆功能进行测量的工具 CANTAB(Cambridge Neuropsychological Test Automated Battery),CANTAB 的 PAL(Paired Associates Learnin)任务对阿尔茨海默病的早期 MCI 很敏感,可将与阿尔茨海默病无关的抑郁障碍和痴呆区分开来,识别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准确率可达 98%。
CANTAB 模型的设计理念是,与 MCI 相关的阿尔茨海默病,其最初特征是情景记忆障碍。阿尔兹海默病患者的识别、回忆、命名和流利度等记忆过程测试常出现问题,而注意力和执行力测试中有缺陷的最可能是抑郁障碍患者。使用 CANTAB 的 PAL 任务作为早期识别认知功能损害的神经心理学标记,可提高将记忆功能损害归因于阿尔兹海默病认知症状的准确率。
需要注意的是,血管性痴呆的认知功能损害表现更复杂,涉及更多样的病理变化,与阿尔茨海默病相比,注意力和执行力测试对血管性痴呆可能更敏感,在 CANTAB 的基础上还需使用已有的量表,包括蒙特利尔认知评估量表 (Montreal Cognitive Assessment Scale) 和血管性痴呆评估量表 (VADAS-cog) 的认知亚量表 (Cognitive subscale) 进行早期识别。
三、早期非药物干预
目前每年治疗痴呆耗费的医疗费用超过 200 亿美元,自 2003 年以来,尚无新药被批准用于治疗阿尔茨海默病,传统药物仅对治疗阿尔茨海默病的注意力障碍有效,而对改善记忆障碍毫无帮助。在这种情况下,非药物干预在早期治疗中就具有明显的优势。
早期研究显示,照护者提供的非药物干预能显著降低痴呆患者神经精神症状和认知行为症状出现的频率及严重程度。目前我们推荐的非药物干预方式,是基于新设备和高科技的认识刺激游戏治疗,这种非药物干预可以根据患者及其照护者的要求制定个体化方案,并且能够在家中实施。
游戏治疗仅针对症状,而不限于诊断类别,有助于促进患者目标导向行为的改变。重要的是,技术的实施可实时地调整任务难度,从而确保逐步提升患者自信心和参与治疗的积极性。纠正认知和动机缺陷还可进一步改善患者焦虑和抑郁情绪,使患者将治疗效果归因于自我,而不仅仅是药物,促进内在动力的产生。
结语
加强痴呆和老年焦虑抑郁障碍患者早期认知功能损害的识别,可有助于疾病的分类诊断和进一步治疗方案的制定。在缺乏有效药物的背景下,非药物干预可有效改变痴呆早期的认知功能损害,是我们需要加以重视的治疗手段。

参考文献

1 Lyketsos CG, Carrillo MC, Ryan MJ, et al. Neuropsychiatric symptoms in Alzheimer’s disease[J]. Alzheimers Dement ,2011,7: 532–9.

2 Becker E, Rios CLO, Lahmann C, et al. Anxiety as a risk factor of Alzheimer’s disease and vascular dementi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 Br J Psychiatry ,2018,213: 654–60.

3 Swainson R, Hodges JR, Galton CJ, et al. Early detection and differential diagnosis of Alzheimer’s disease and depression with neuropsychological tasks[J]. Dement Geriatr Cogn Disord,2001,12: 265–80.

4 O Brien JT, Thomas A. Vascular dementia[J]. Lancet ,2015, 386: 1698–706.

5.Brodaty H, Arasaratnam C. Meta-analysis of nonpharmacological interventions for  neuropsychiatric symptoms of dementia[J]. Am J Psychiatry,2012,169: 946–53.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