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遗传还是感染?父母抑郁可能造成子女的抑郁

青春期抑郁症通常表现慢性病程,并且与成年期的心理社会障碍有关。

 

家族史是青少年抑郁起病的最有力预测指标之一:与父母从未抑郁的青少年相比,父母患有重性抑郁症(MDD)的青少年患抑郁的风险至少高三倍。母亲患有持续抑郁症的青少年特别容易遭受抑郁症的困扰;当母亲的抑郁症持续且严重时,他们就有自杀意向的风险。

 

因此,搞清楚二者的相关性,及早干预,或许能对青少年抑郁的预后有重大意义。此外,由于个体在记住首次经历症状时的准确性往往比他们是否经历过症状的准确性低,因此使用前瞻性纵向数据来衡量发病年龄很重要。

 

为此,来自宾夕法尼亚大学精神科的 Sara R. Jaffee 和同事开展了一项前瞻性纵向出生队列研究,以评估父母的重性抑郁症(MDD)的发病年龄或复发是否可以预测后代 15 岁时患抑郁风险。研究结果发表于 The Journal of Child Psychology and Psychiatry 。以下是主要内容。

 

这是一项新西兰两代研究,有来自父母一代的前瞻性纵向数据(n = 375)和青春期后代的横断面数据(n = 612);父母和后代的抑郁症通过结构化的临床访谈来衡量;在 11 岁至 38 岁的六个时间点评估父母的抑郁症;在 15 岁时评估青春期后代的抑郁症。

 

研究结果表明,与父母从未经历过抑郁的青少年相比,父母表现为反复发作或成年前起病的 MDD 的青少年表现出更多的抑郁症症状。父母的早发和复发性抑郁相结合,使青少年更加易感,他们达到 MDD 标准的几率是父母从未抑郁的青少年的 4.21 倍(95%CI 1.57–11.26)。代际效应的强度不随父母或后代的性别而变化。青少年抑郁症的患病率是父母一代 15 岁时患病率的 2.5 倍。

 

基于上述研究结果,研究者得出如下结论:父亲和母亲反复发作的抑郁症增加了后代患抑郁症的风险,尤其是在儿童期或青春期开始时。医生在评估孩子患抑郁症的风险时,应注意父母双方的发病年龄和抑郁症的病程。

 

这项研究提供了有关父母的心理健康对其子女的心理健康的代际影响的新证据。在分析家族史信息时,临床医生应认识到理清细节的重要性,包括父母的疾病史是持续的还是复发的,以及何时起病。这些因素都会影响到后代疾病的预后。

 

尽管有充分的证据围绕母亲抑郁症的治疗以及干预措施来改变抑郁症母亲的养育方式,但未来仍需要开展更多的前瞻性研究,来探讨抑郁症父亲如何将抑郁症风险传递给子女的。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