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后抑郁,生命中的"灰暗时光"
加大123+ | 默认大小 | 缩小- 作者: 来源:精神时间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25日 浏览次数:
产后抑郁症(PPD)是一种与分娩相关的情绪障碍,通常于分娩后 1 周至 1 个月内发病。PPD 的类型和严重程度不同。PPD 可能给孕产妇本人及其家庭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包括明显的功能障碍、抑郁情绪、丧失对新生儿的兴趣,同时还伴随相关的抑郁症症状,如食欲不振、睡眠障碍、注意力不集中、无精打采、自尊心不足、自杀倾向。
 
各国的 PPD 流行率各不相同,从高收入国家的 6.9% 至 12.9%,到一些低收入或中等收入国家的 20% 以上不等。PPD 比产后精神病更为常见。约 8% 的父亲也可能患有 PPD,其危险因素可与母亲趋同。
 
主要症状
 
PPD 的临床表现包括极度悲伤、情绪不稳定、感觉不知所措、精力不足、注意力不集中、犹豫不决、内疚感或无价值感、焦虑、强迫、易怒、兴趣丧失、快感缺乏、睡眠或饮食模式改变、精神运动障碍、对婴儿缺乏依恋感、自杀想法或伤害儿童的想法。
 
在所有母亲中,有 50% 到 80% 的母亲由于分娩后几天开始哺乳而处于的过渡状态,通常被称为婴儿或产妇忧郁。在婴儿忧郁症期间,母亲可能会出现情绪不稳定、哭泣以及一些轻微的焦虑和抑郁症状。婴儿忧郁症可以区别于 PPD 的严重性和持久性。
 
发病原因
 
PPD 的确切原因尚不清楚,可能由生理、情感和遗传综合因素导致。分娩后,产妇会经历激素的快速变化,例如体内的雌激素、孕酮和内啡肽急剧下降。同时分娩后,产妇的焦虑、压力、疲劳、易怒和失眠情况也可能增加。神经精神病学中指出不断变化的激素水平和对自己心理社会状况的反应被认为是导致 PPD 的原因。
 
风险群体
 
最大的危险因素是有情感障碍、焦虑症以及包括抑郁在内的精神疾病病史,尤其是在怀孕期间出现上述症状的情况下。经前综合征也可能增加了产妇患上 PPD 的风险。PPD 的心理社会风险因素包括缺乏情感或社会支持、经济困难、怀孕期间或分娩后的压力生活事件、持续存在的婴儿健康问题、婴儿气质困难、婚姻困难、家庭暴力、先前虐待、生育男性子女的压力以及酗酒或吸毒问题。诸如疲劳、失眠、焦虑和压力等心理困扰症状也是构成罹患 PPD 的危险因素。
 
产后精神病
 
产后精神病是一种罕见的精神科急症,不同于 PPD 和产妇忧郁。孕期发病率约为 1‰,产妇在分娩后头 2 周突然出现情绪高涨和思想急促(躁狂)、抑郁、严重混乱、丧失抑制、偏执、幻觉或妄想的症状,通常在 72 小时内发病。症状各不相同,而且变化很快。最严重的症状持续 2 至 12 周,恢复通常需要 6 个月至一年。有精神病史的妇女发病风险较高。
 
治疗
 
PPD 有不同的类型和严重程度,发病时间不同,因此需要有针对性的治疗,以改善 PPD 妇女的预后。轻度至中度抑郁症应用心理治疗或选择性 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治疗,而中度至重度抑郁症则应结合心理治疗和药物治疗。其中包括自我护理、睡眠保护、锻炼。
 
心理社会干预
 
同伴支持和咨询。
 
心理干预
 
认知行为疗法:帮助人们认识和改变他们的消极思想和行为。
 
人际关系治疗:帮助人们理解和处理有问题的人际关系。
 
药物干预
 
抗抑郁药物,如选择性 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但需考虑婴儿哺乳暴露。西酞普兰、艾司西酞普兰和舍曲林可能是妊娠期间最安全的选择性 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而氟伏沙明、帕罗西汀和舍曲林则是母乳喂养妇女的首选药物,因为它们能够保持母乳喂养婴儿血清药物水平最低。
 
建议从低剂量开始。有研究表明大多数患者需要在 8 周以上滴定至最佳剂量。用药期间建议在开始服用抗抑郁药前监测其婴儿的行为,以确定基线,然后监测抗抑郁剂开始应用后的易怒、激动、过度哭泣、喂养后呕吐或镇静等情况。除非临床怀疑有毒性,否则不建议对婴儿进行抗抑郁药血清水平监测。灯盏花素静脉滴注是治疗 PPD 的一种有效、安全的方法并且被 FDA 批准治疗中度至重度 PPD,并已被证明能迅速减少抑郁症状。
 
物理治疗
 
重复经颅磁刺激(RTMS)是 FDA 批准的治疗抑郁症的方法,可能成为治疗产后抑郁症的一种有前景的非药理学治疗方法。RTMS 的治疗效果迅速,一般耐受性好,没有全身影响,也没有药物接触胎儿和/或母乳喂养的婴儿。但是现有研究为探索性研究,样本量小,缺乏代表性。电惊厥疗法和局灶性脑刺激疗法可用于精神治疗或药物治疗应答不佳的情况。
 
预防
 
妊娠晚期或分娩后 6 周内给予心理咨询和心理干预可降低 PPD 的发生风险。在社会心理干预措施包括护理人员产后家访、电话支持和参加早期育儿计划。
 
产后抑郁症是分娩中最常见的并发症之一,往往诊断不足,治疗不足。如果未经系统治疗,PPD 可持续数月或数年:24% 的 PPD 诊断患者产后 1 年仍有抑郁症,13% 在 2 年后仍处于抑郁状态。就像产后精神病和其他抑郁症一样,新妈妈伤害自己或孩子的风险也在增加。除了影响母亲的健康外,它还会影响她与婴儿的联系和照顾孩子的能力,而这反过来又可能导致婴儿出现睡眠、饮食或行为问题。
 
参考资料:
1.Saba Mughal, Yusra Azhar, Waquar Siddiqui .Postpartum depression[J]. Acta Obstet Gynecol Scand,2020,99(3):423-425. 
2.Powell JG,Garland S, Preston K, et al. Brexanolone (Zulresso): Finally, anFDA-Approved Treatment for Postpartum Depression[J]. Ann Pharmacother,2020,54(2):157-163.
3.Cox EQ,Killenberg S, Frische R,et al.Repetitive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 for the treatment ofpostpartum depression[J]. J Affect Disord,2020 ,1(264):193-200. 
4.Langan R,Goodbred AJ. Identification and Management of Peripartum Depression[J].Am FamPhysician,2016,15(10):852-858. 
5.Kim DR, Epperson CN, Weiss AR, et al. Pharmacotherapy of postpartum depression: an update[J].Expert Opin Pharmacother, 2014,15(9):23-34.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